CN  |  EN

    臻访谈 | 管风琴演奏家卡梅伦?卡彭特和指挥家余隆专访

    2016-11-07

    做为第十九届北京国际音乐节(BeijingMusic Festival)合作伙伴,瑞银赞助了音乐节上首次的管风琴独奏和表演——由管风琴演奏家卡梅伦·卡彭特(Cameron Carpenter)呈献的管风琴独奏音乐会。在新闻发布会上,《臻》受邀对来自美国的作曲家兼演奏家卡梅伦·卡彭特及音乐节的艺术总监、指挥家余隆先生进行了专访。

     

     

    从新的角度考量过往,找到真实的自己

     

    出生于美国、毕业于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卡梅伦·卡彭特平时生活在德国柏林,他在全世界巡演,是迄今为止第一位凭借独奏专辑获得格莱美奖提名的管风琴家,也是罕见的在柏林爱乐大厅、维也纳金色大厅,并与世界各顶级管弦乐团合作登台的当代管风琴演奏家。这位留着莫西干发型,有着朋克范儿的演奏大师,让管风琴这件古老的乐器在21世纪重放光芒。

     

     

    《臻》:您一向以另类的演奏风格颠覆传统,享有管风琴演奏旋风制造者的称誉,您是怎样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和音乐诠释的?

     

    卡梅伦:我认为音乐家个人的音乐风格非常重要,尤其对古典音乐家更是如此。迄今为止我们对古典音乐的理解不是来自20世纪,而是来自上个世纪50年代。那时随着电视和网络的发展,人们通过那样的影像认为古典音乐家就是要穿着燕尾服来演奏,人们认为古典音乐就是一种偏高端和奢侈的精神文化活动,所以很多个世纪以来,好的古典音乐家都是在大的家族或者宫廷里存在。

     

    其实音乐家和思想家、文艺家一样骨子里面是很有反叛精神的。2016年对古典音乐的解读如果还是简单的认为听音乐不用思考、不用动脑子,或者听音乐纯粹是为了放松或者音乐就是为精英阶层服务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样的想法不合适也不准确.

     

    我认为古典音乐本身是要传承反叛精神,它要传达人的激情,和现在所谓的要非常控制的、非常准确的和非常严谨的演奏,这个观点是不一样的。对音乐的深刻理解应来源于整个生活,而不仅仅局限于舞台上的表演。

     

    《臻》:你的音乐会给人感觉标新立异吗?

    卡梅伦:没错,的确是这样,但不能因为这个评判音乐的质量,只是风格的差异。

     

    《臻》:我们知道你在欧洲的巡演常常爆满,请问您希望向听众们传达哪些音乐元素和情感讯息?

    卡梅伦:对个人来说重要的是成为真实的自己。我希望人们从新的角度去考量过往,而不是理所当然的去继承以往的器乐和思想。我希望能从新的角度去看旧的事务。

     

     

    音乐是精神上的追求,不那么物质

     

    余隆是活跃于国际乐坛的最杰出的中国指挥家之一,他生于上海的音乐世家,自幼随外祖父、著名作曲家丁善德教授学习音乐,后求学于上海音乐学院和德国柏林高等艺术大学,现任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和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上海交响乐团和广州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并同时出任上海夏季音乐节的联合总监。在他的出色领导下,北京国际音乐节已成为首都最有魅力的文化盛事,其带领的乐团也定期在中国及世界主要音乐城市进行巡演。

     

    《臻》:请谈谈在古典音乐领域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差距异同?

    余隆:我认为没什么差别,所有音乐文化是全人类的共有财富,比如交响乐是国际音乐的平台和工具,我们只是传递中国的信息。北京观众的艺术鉴赏力很高,是亚洲乃至全世界艺术鉴赏力最高的城市之一,整体鉴赏水平非常不错。国外观众无非是西装笔挺,国内就是穿着随意些,习惯不同而已,但都本着对艺术的尊重,没什么区别。

     

    《臻》:您在世界各地很多优秀的乐团担任过指挥,请谈谈对指挥艺术的理解?

    余隆:指挥只是分工不同,要和大家一起合作,协调人的角色。他不是居高临下的,只是碰巧受人关注,像导演的角色一样,没什么特别。指挥学的就是管理的角色,能够启发、管理和协调。好指挥和差指挥的区别,除去技术的因素外,在于性格的差别,有个性的指挥总是更有意思,没个性的指挥比较无聊。Character is everything。

     

     

    《臻》:做为北京国际音乐节的艺术总监,请您谈谈音乐节的艺术定位?

    余隆:希望通过音乐节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和艺术的追求起到引导和引领性的作用,而不是一味迎合观众。

     

    《臻》:请谈谈您与UBS的合作?

    余隆:我们都是追求完美和引领的机构,无论在艺术上或者商业上,有价值观的追求和结合点,所以我们带来最好的音乐和艺术家,这也是回馈社会的工作。我们希望和UBS这样负责任和有前瞻意识的的伙伴合作,感谢UBS多年来的长期支持,让我们意识到文化交融的重要性。因为全世界的误解都是来自文化上的误解、文化背景和理解不同,所以换位思考很重要,东方与西方、艺术与娱乐、甚至家长与孩子,都是文化上的误解、冲撞,从文化角度换位思考,带来文化上的包容。

     

    《臻》:未来您更希望从事哪方面工作? 

    余隆:未来更多地希望从事务实和脚踏实地的工作,希望做点音乐教育方面的工作。我更愿意去当老师,这样的愿望越来越强烈,特别希望做些朴素的工作。

     

    源自:臻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