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  EN

    柴可夫斯基交响乐团坚守了艺术良心

    2016-11-01

    莫斯科柴可夫斯基交响乐团——这支用俄罗斯最伟大的作曲家的名字来命名的著名乐团,在84岁的老总监费多谢耶夫的带领下保持了真正意义上的俄罗斯音乐传统。他们不会去刻意讨好不同听众的口味,不因外在政坛经济的变化而变化,一种近乎脱离时代的精神坚守着艺术的良心。

     

      第十九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连续三天的柴可夫斯基全套交响曲,在被冠名为“莫斯科广播柴可夫斯基交响乐团”的演奏下,被名副其实地精彩演绎了,也让听众朋友认识到柴可夫斯基交响音乐的精髓。指挥家费多谢耶夫,继承他的前任高克、格罗凡诺夫与罗日杰斯特文斯基等伟大指挥家一手缔造的苏联第一支交响乐团衣钵,在这个职位上勤勤恳恳地工作了42年。

     

      虽然这支乐团因苏联解体,被迫把使用了很久的“苏联大广播交响乐团”的名字几度更替,最终使用俄罗斯最伟大的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名字来命名,但这支有八十多年历史的团队,在84岁的老总监带领下保持了真正意义上的俄罗斯音乐传统。他们不会去刻意讨好不同听众的口味,不因外在政坛经济的变化而变化,费多谢耶夫与他的团队用一种近乎脱离时代的精神坚守着艺术的良心。

     

      这次北京国际音乐节之旅的这套柴可夫斯基交响曲全集,非常完美地展示了他们在艺术上的坚守与坚持,在这套全集的演绎中的第一交响曲《冬之梦》里,我们听到26岁的天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满怀期待与信心前往莫斯科音乐学院的那种梦想。费多谢耶夫用富于画面感的柔美音色让这首充满梦想的作品更加飘逸,优美的第二乐章更是被美轮美奂地勾勒出丝绒般的美丽。在第四交响曲中他们又把音乐演奏得精雕细琢行云流水,二乐章弦乐富有素养的拨奏、单簧管和长笛一如既往优美从容的独奏,圆号浑厚柔和的长音,弦乐张弛有度层层推进,打击乐有条不紊拿捏精准的点缀。让三乐章与二乐章无缝连接神来之笔,更是让这首作品中命运转折的微妙动机得到妙笔生辉的解释,同样他们在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这首在世界范围内演奏的最频繁的柴可夫斯基交响曲中,用完全不同的气质与乐音进行揭示。

     

      我们知道,几乎世界所有的名指名团都能传递柴五里那种优美、光明、张扬,但这个名叫柴可夫斯基的乐团,在费多谢耶夫的指挥下,用现场告诉我们,柴可夫斯基其实还是深刻、悲壮、痛苦的。而且是可以用一种俄罗斯民族特有的强悍与不畏惧精神去迎接各种命运的挑战的。当柴可夫斯基在生命的最后,知道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时候,他用一种生无可恋的无奈去迎接这一时刻。这在费多谢耶夫这次巡演的柴可夫斯基第六交响曲《悲怆》中演绎得最为充分,估计只有与这支最具苏联特色的广播乐团、在费多谢耶夫手下才能真正体现——让观众在欣赏时啜泣,在结束时失魂落魄。

     

    源自:汉丰网